国产美女精品自在线拍,日本高清理伦20139,日本a级作爱片无码

    1. <track id="uzxw9"><strike id="uzxw9"></strike></track>
    2. <td id="uzxw9"><ruby id="uzxw9"></ruby></td>

      威振股票網

      當前位置:首頁 > 外匯 > 外匯牌價

      外匯牌價

      近期人民幣升值見解 對人民幣外匯看法

      2020-11-13 14:09:52外匯牌價
        拜登在美國總統選舉中初步獲勝,進一步助推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升值?! ∪嗣駧挪粌H對美元持續升值,對其他主要貨幣近期也呈升值趨勢?! ∧壳?,在全球避險情緒支撐下,對人民

        拜登在美國總統選舉中初步獲勝,進一步助推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升值。

        人民幣不僅對美元持續升值,對其他主要貨幣近期也呈升值趨勢。

        目前,在全球避險情緒支撐下,對人民幣資產的熱捧,可謂“萬國來朝”。但人民幣中長期走勢須關注五大事件:疫情及疫苗、美聯儲政策、拜登政策、中國央行政策、出口數據。

        人民幣匯率趨勢變動,將為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投資市場,以及我們的日常生活帶來哪些影響?

        本文中,多位一線前沿專家帶來了全方位的解析。

        人民幣匯率趨勢變動帶來的影響是全方位的,不僅指中國經濟,也包括居民日常生活。

        人民幣對全球主要貨幣持續升值

        iPhone11在其官網目前報價599美元,若在上半年買,按照5月28日人民幣對美元收盤價7.1600計算,需支付人民幣4288.8元;

        若在下半年買,按照11月9日人民幣對美元收盤價6.5728計算,需支付人民幣3937.1元。不到半年之間,金額相差351.74元。

        人民幣一路升值后已駛入6.5區間。

        11月9日收盤,美元對在岸人民幣報6.5728,這是2018年6月27日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幣值新高,時隔已兩年有余。

        特別是11月4日至11月9日,僅4個交易日在岸人民幣便升值逾1400點。

        離岸市場上,人民幣已連續8個交易日升值,10月28日至11月6日間,累計升幅逾1300點。11月6日收盤報6.5926。

        整體來看,此輪人民幣對美元升值可追溯至2020年5月28日,當日開盤價7.1630,至11月9日,累計升幅逾5900點。

        至今,升值趨勢已持續超過5個月。

        美元對人民幣日線走勢

        人民幣對其他主要貨幣,近期也呈升值趨勢:

        10月27日開盤,歐元對人民幣報7.9340,至11月2日收盤報7.7918.5個交易日間人民幣升值1422點。

        而在3個多月前,人民幣對歐元幣值創下近6年低位。

        2020年7月31日,歐元對人民幣開盤報8.3016,此后人民幣幣值轉為逐步回升,至11月2日收盤,累積漲幅達5098點。這輪行情至今持續也超過3個月。

        歐元對人民幣日線走勢

        人民幣對英鎊也經歷類似軌跡,近三個月來在波動中步入升值通道。

        英鎊對人民幣日線走勢

        2020年8月19日收盤,英鎊對人民幣9.1716,至11月5日收盤,人民幣已升值至8.6119,升幅達5597點。

        人民幣對日元升值甚至可以從今年3月算起。

        日元對人民幣日線走勢

        自2020年3月9日收盤,100日元對人民幣報6.7900后,人民幣對日元在波動中整體升值,至11月10日收盤報6.2870。

        歷時9個月,人民幣幣值升幅達5030點。

        瑞郎對人民幣自2020年8月19日開盤報7.6629后,人民幣也走向升值通道,至11月10日,升幅達4162點,當日收盤報7.2467。

        瑞郎對人民幣日線走勢

        人民幣對澳元自2020年9月1日開始此輪升值,當日開盤,澳元對人民幣報5.0542,11月2日收盤報4.6867,兩月間人民幣幣值升幅達3675點。

        澳元對人民幣日線走勢

        人民幣對加元自8月19日開始此輪升值,當日開盤,加元對人民幣報5.2579,11月2日收盤報5.0235,期間人民幣升值2344點。

        加元對人民幣日線走勢

        人民幣升值在人民幣匯率指數上更有清晰反映。

        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自今年7月31日報91.42以來輪番上行,至11月6日達95.66,這一趨勢延續已超3個月。

        官方反復強調,觀察人民幣匯率要看一籃子貨幣,如此才能夠全面反映貿易品的國際比價。

        也正因如此,2015年11月,央行一舉推出三大人民幣匯率指數,分別為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BIS貨幣籃子人民幣匯率指數、SDR貨幣籃子人民幣匯率指數,三者各參考一籃子貨幣。

        人民幣匯率指數走勢數據 來源:中國外匯交易中心

        政策層出手防止升值速度過快

        從輿論來看,人民幣步入升值通道的聲音早在兩月前便不絕于耳,多位經濟學家曾就此碰撞思想并且四射火花。

        9月初,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首席固定收益研究員明明就曾在研報中指出,人民幣匯率的走強或仍將延續。但考慮到后續可能存在的風險,包括全球避險情緒、中美關系以及不對稱的資本管制,人民幣匯率或呈現為斜率放緩的升值走勢,短期人民幣匯率區間或為6.7~6.8。

        明明還指出,長期來看,中國經濟韌性強、物價穩定、系統性風險得以控制、人民幣國際化程度增強,若推動新一輪改革開放,人民幣具備升值基礎。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劉健彼時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也表示,近期美元指數連續下跌,人民幣匯率表現出穩中有升的態勢,短期來看這一走勢可能持續。

        實際結果表明,近兩個月來,盡管人民幣雙向波動幅度有所加大,但不改升值趨勢,在一次次短暫回落之后迎來更強反彈。

        9月18日至9月25日間,美元對人民幣周線從6.7588升至6.8202,人民幣貶值614點。

        緊接著便迎來人民幣更大幅度的升值。9月25日至10月9日,美元對人民幣從6.8202回落至6.7135,人民幣幣值漲幅達1067點。

        美元對人民幣周線走勢

        特別是10月10日,中國央行宣布,決定自2010年10月12日起,將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20%下調為0。對此,市場解讀為,政策層出手防止人民幣升值速度過快。

        隨后10月27日,全國外匯市場自律機制秘書處公告,部分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報價行基于自身對經濟基本面和市場情況的判斷,陸續主動淡出使用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報價模型中的“逆周期因子”。

        業界稱,此舉同樣表達了希望匯率短期升值放緩的意圖。

        在爭論不休間,人民幣幣值用市場行情展示出韌性。

        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張明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指出,今年6月至今,人民幣對美元快速升值,最主要的原因有兩點:

        一是疫情在中國率先得到控制,中國經濟提早反彈,自二季度起,中美增長差迅速拉大,中美利差也相應走闊,短期資本流入推動人民幣對美元升值;

        二是今年以來,美元指數本身出現較為明顯的貶值,從最高約103跌至92上下

        此輪人民幣對美元升值能夠延續至今,出乎不少分析人士意料。

        東吳證券宏觀首席分析師陶川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指出:

        這輪升值,核心在美元。美元跌幅接近12%,而人民幣,對應最初低點約7.14,近期在6.68左右,升值約8%,對應升幅小于美元降幅??傮w來講,此前人民幣升值是在釋放自身相應美元貶值的升值壓力,而近兩月來接連升值,自然有補漲之意。

        美元指數日線走勢

        美國選情支撐人民幣再次強勢

        尤為引人注目的是,隨著美國大選白熱化,10月底至11月初,人民幣對美元再次迎來大漲,甚至創下近兩年多來新高,人民幣駛入6.5區間。

        對此,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張明告訴記者,最近人民幣快速升值,自然與美國選情變化有關,拜登初步獲勝進一步助推了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

        總體來看,張明判斷,選情推動人民幣對美元溫和升值。主要原因在于:

        一方面,市場預判,拜登在中美經貿摩擦方面可能較特朗普溫和。

        拜登長期打壓中國的策略可能不變,但在戰術上可能會有所調整,比如可能通盤計算貿易摩擦的收益和損失。在這一預期下,人民幣對美元進一步升值。

        另一方面,市場普遍認為,拜登上臺之后,可能出臺較大規模的財政刺激方案。

        為財政刺激方案鋪路,貨幣政策也可能進一步寬松。這種對更加寬松貨幣政策的預期,也推動美元指數走低,以及人民幣對美元升值。

        東吳證券宏觀首席分析師陶川從補漲的角度向記者進一步分析,最近這波補漲明顯是因為看衰特朗普大選,以及預見拜登當選幾乎無疑。因而,這波補漲實際上還疊加了中美關系緩和預期。

        “所以,人民幣近期保持升值,尤其近幾個交易日很明顯受到這樣一個情緒帶動。”陶川說。

        展望接下來匯率走勢,平安數字經濟研究中心研究總監、西班牙對外銀行原亞洲首席經濟學家夏樂博士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直言,從短期來看,從現在到拜登上臺亦即1月20號這段時間,由于大家維持中美關系緩和的預期,匯率仍會保持相對強勢。

        夏樂進一步說,當前形勢變化太快,判斷匯率走勢,從傳統的均衡匯率水平角度分析已不太合適,很難說還有一個科學的均衡匯率水平,更應從心理價位上來看,2018年中美貿易摩擦開始之前,人民幣匯率水平在6.3左右。

        因此,可以預期,一旦拜登果真上臺,而且執行所謂緩和貿易緊張關系的政策,則短期內人民幣回到此前6.3的水平應較為正常。

        陶川的判斷則是,短期內,美國選情肯定利好人民幣匯率。

        若拜登上臺,雖然對華政策長期來看不會有根本變化,但其更講國際規則,具有預測性,因而,短期內市場不會像特朗普時期那般擔心中美關系波動。

        此外,短期來看,拜登主張控制國內疫情,因此,財政刺激或多或少可能祭出,即便財政刺激未出,美聯儲寬松政策仍可期待,如此,美元將進一步面臨貶值壓力,這也促使人民幣升值。

        但考慮到12月份歐洲可能擴大量化寬松,屆時歐元也面臨貶值壓力,因而美元貶值有限。如此看來,人民幣對美元,短期內有升值壓力,但不會大幅升值。

        1. <track id="uzxw9"><strike id="uzxw9"></strike></track>
        2. <td id="uzxw9"><ruby id="uzxw9"></ruby></td>

          国产美女精品自在线拍,日本高清理伦20139,日本a级作爱片无码